<div id="t5dsi"></div>

      <em id="t5dsi"><ol id="t5dsi"></ol></em> <div id="t5dsi"></div>
      <div id="t5dsi"><tr id="t5dsi"></tr></div>

      <progress id="t5dsi"><tr id="t5dsi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<dl id="t5dsi"></dl><em id="t5dsi"><ol id="t5dsi"></ol></em><em id="t5dsi"></em>
      文章封面
      作者?#21644;?#29626;
      来源?#21644;?#29626;心理空间(ID:gh_7d0e1df00f0f)


      清明前两天,一位来访者跟我说:一会儿做完咨询我就要去车站,昨晚我临时决定,回老家给父母扫墓去。


      原来她在头一晚的冥想中,眼前浮现的都是父母的容颜。她想到很多尘封已久的往事,?#20999;?#25104;长中父慈母爱的温馨画面,哭得泣不成声,哭了好久好久。


      这一哭,有一个心结被打开了,整个人显?#20204;?#24555;通透,容光焕发。


      在我们一直以来的咨询中,经常谈论她和父母的关系。


      她对父母是有很深的怨恨的,且这怨恨并未随着父母的离世而消散,甚至可以说更深了,父母的离去,意味着彼此的关?#21040;?#29983;今世完全没有修复、弥补的可能了。


      那一晚她想到的,全是父母的好。


      她第一次体验到了自己的心和身体相连的感觉。


      她从心底理解、原谅了父母,尝试去接受他们做得好和不够好的部分,并且对他们曾给予自己的一切心存感激。



      死亡并非终结。


      活着的人,在与逝去亲人的连接中,依然可以感受到过往的一切并未完结,依然可以修复过往的伤痛与缺憾。


      就像父亲已去世多年,我依然会在心里跟他对话,依然渴望解开?#20999;?#26366;经的心结。


      ?#23545;?#38463;含经》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:


      释迦牟尼曾对弟子说法,问了他们一个问题:你们认为是天下?#27597;?#22823;海的水多,还是在过去遥远的日子里,因为和亲爱的人别离所流的眼泪多呢?


      弟子回答说:我们常听世尊的教导,所以知道,?#27597;?#22823;海总量的总和,一定比不上在遥远的日子里,在无数次生涯中,人为所爱者离别而流下的眼泪多。


      释迦牟尼称赞弟子说:在遥远的过去,在一生而再生的轮回里,在人无数次的生涯中,一定反复不知多少次遇到过父母的死,反复不知多少次遇到孩子的死,遇到朋友的死,遇到亲属的死,每一个为所爱者生离死别所流的眼泪,纵是?#27597;?#22823;海的海水,也不能相比的啊。


      原来我们已经轮回好多世了。


      有一个长久以来困扰我的疑问,近日被自己觉察到了。


      那就是,我为什么那么抗拒去医?#28023;?/span>


      不得不去的时候,提前几天便心生恐惧和不?#22836;常?#24680;不得尽快完成,尽快逃离。有时心里甚至会有隐隐的怒气。


      我有一个来访者特别?#19981;?#21435;医?#28023;?#26377;一次咨询迟到了,迟到的原因是“在来的路上感觉到?#20146;?#19981;舒服,所以拐到最近的医院去做了个检查”。


      听她这么讲,我甚至有点羡慕。


      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,我胆子很大。年轻时常常一个人走夜路,摸黑去爬山,去毒蛇出没的野地挖野菜,沿着荒无人烟的河流或铁路走上一天......


      到现在也很少怕什么。有一回?#20146;?#23567;偷,直接擒住小偷后脖领,把他拉到保安处,吓得他连声求饶,目睹全过程的男女同事被惊得一愣愣(以至于忘了帮忙),直言我长着女人的?#24120;?#24515;里却住着个男人。


      不怕去殡仪馆,不怕?#27492;?#20154;,不怕?#24904;?#27515;火化的过程。父亲临火化前,我用手触摸他坚?#33046;?#20919;如大理石的脸。婆婆去世,我特地去看一眼躺在灵柩里的她。关系远一些的人去世,参加追悼会时也不怕去看逝者的?#24120;?#19988;注意到那张脸通常被化妆到失了真,生前高大的人死后竟缩成那么小的一团。


      生活中遇到什么困扰或难题,也是全力面对,越挫?#25509;隆?/span>


      有好几位来访者表达过对我力量感的?#19981;叮?#35828;无论遇到多大的事,只要跟我?#25945;?#21518;就不会太害怕了。


      觉察到对医院的抗拒,来?#38405;?#24188;时,我直接面对了重要亲人的死亡。


      没有人保护我,也没有人告诉我,死亡是什么,死的人去了哪儿。


      外公去世的时候,大人们带着我一起守在病房里,有人告诉我:等心电图那条线直了,人就没了。


      结果我亲眼看到那条线直了,外公没了。



      外婆去世前,因为怕死在城里要被火化,感觉人快不行时,一家大小便提前护送她回了乡下亲戚家。


      外婆去世当晚,我守在床前,握着她的手,她已瘦削干枯如柴禾,两只眼睛大而空洞,虽然目光望向我,?#20174;?#20687;望向我身后巨大的虚空,一呼一吸间只有出来的气,没有进去的气。眼看着她的呼吸越来越短促,越来越短促。


      外婆平静离世,如愿土葬。


      墓地风水很好。


      那时我不懂,不懂为信佛的外婆念佛号,或许能让她走得更安心。


      回想起来,那时候大人们也不懂,不懂得告诉孩子死亡是什么,不懂得保护孩子,让孩子直接、?#22238;?#22320;直面了死亡。大人们看不到孩子的脆弱,因为在他(她)们心里自己也是孩子。


      所以我意识层面的不怕,其实是潜意识层面的怕。


      我用不怕来抵抗怕,?#27599;?#36817;死亡来防御恐惧。


      父亲当年得癌症,托朋?#39068;?#20102;北京著名的一把刀,却被告知他的病情已无法手术。回老家陪伴父亲数天后,我返回北京,不停加班、出差连轴转,用忙碌来掩盖内心的焦虑,我怕一闲下来就要想到生病的父亲。


      因为有距离,中间有一段时间父亲情况相对平稳时,我甚至幻想也许他没事了,没准会有奇迹发生。


      到了5月末,我开始每晚从梦里惊醒,醒来后全身出汗,莫名的心慌。


      6月6号凌晨,我清楚看到父亲站在我的卧室门口,对我说?#25022;?#22969;,我走了。


      当即从床上坐起,这时电话响了,弟弟说,爸爸走了。


      表面上我很镇定地安排一切,但心里好慌,慌到不敢回老家。


      真正面对父亲的遗容时,我反而很平?#30149;?/span>


      父亲的丧事办得很?#39286;幀?/span>


      那时老家流行办丧事请乐队,请歌手唱歌,参加葬礼的人?#37096;?#20197;轮番登台演唱,记得我们家有?#29238;?#21809;得好的亲戚也跑上去献唱,气氛甚至有些热?#19968;?#24555;。那是一个奇特到令人有些哭笑不得的场面,表面的喧哗稀释了丧亲的悲痛。


      当时的我沉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克制了把歌?#33267;?#19979;来?#21453;?#19968;番的冲动,心里想的是,早知如此,真?#20204;?#23546;庙僧侣来为父亲念经超度。


      葬礼后我在当地寺庙为父亲做了一场放焰口的佛事,我们一家和十几位僧侣一起,整个仪轨缓慢冗长,?#20174;?#24196;严肃穆。


      四小时后仪轨结束,我们走出屋子,发现之前阴冷暗沉的天空突然放晴,阳光灿烂,和风习习,在场的人都眼前一亮。


      寺庙住持说这是吉兆啊。


      父亲走后没多久,我去希?#25226;?#20856;观摩?#30053;?#20250;,采访奥组委?#33046;?#23448;?#20445;?#19968;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。没有人发现我?#31449;?#21382;了丧亲之痛。


      回国后我开始长达半年的头晕,医院CT照了好几次,结果都没问题。


      有一次采访心理专家沃建中教授,结束时他额外送我一个福利,问我个人有没有想问的问题,我立刻提起父亲死后我的头晕症状,他问了我?#29238;?#38382;题,交流过程中不露痕迹地使用了空椅子技术,让我当即落泪、放松。


      如今想来,我是多么感激他,因为他的一次善举,从此我不再头晕,还萌生了对心理学的兴趣,并成为一名心理师。


      当然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在不断了解自己的过程中,我看到了更多的东西。


      我看到我父母的家族里,有很多愤怒、悲伤的能量被堵住了。


      这导致很多时候,很多真实的情绪无法表达,或者说,以表达真实的情绪为羞耻。


      就像我的父亲,生前脾气暴躁,动不动就生气发火,贬损打骂子女,他曾经像噩?#25105;?#26679;笼罩我的青少年时代,我对他痛恨、疏远,只想离得越?#23545;?#22909;。


      对他的逐渐了解?#21152;?#20182;去世之后,把他放到他成长的?#23576;?#37324;,放到他家族对他的期望、索取里,放到他和母亲的婚姻模式里,才能慢慢去理解他,也因这理解而心里稍得释然。


      一个如此?#30452;┒源?#23376;女的人,也曾被?#30452;┒源?#36807;吧。?#19978;?#24456;多关于父亲的事情已无从了解,我只能根据记忆和家人对他的讲述去拼凑。


      还有我的外婆,年轻时曾经历过四次丧子之痛,之后带着第五个孩子(也就是我妈妈)历经异乡颠沛流离之苦,再度结婚生子,一生操?#20572;?#21518;半生方享安宁。印象中的她,是慈祥平和、吃斋念佛的老人,未曾感受过她有别的情绪。


      她的子女,个个是屏蔽情绪的高手。比如我妈,在过去很多年里我一直认为她开朗热情,后来才发现很多时候她其实压抑、隐忍,且拒不承认。我小姨和舅舅也一样,一旦面对可能发生的矛盾或冲突,都会迅速转移话题。


      站在一个时代的?#23576;?#21644;一个人的成长?#23576;?#19979;去看待和了解,我们最终会原谅很多人和事。


      就像我的一些来访者,可能年轻的时候没?#24515;?#21147;去理解、修复很多关系,等到了一定年龄,会开始尝试去理解过往的伤痛,和带来这些伤痛的父母。会默默地和家族的过往连接,和?#20999;?#36824;存活于世却早已疏远的亲戚连接,这?#33267;?#25509;让人感到安慰,感到踏实。


      活着的人,是家族生命的?#26377;?#25105;们渴望与生命的来处连接,渴望祖先的祝福与保?#21360;?/span>


      有人说清明节是中国人的感恩节,它让我们与家族、与祖先连接,让家族里?#20999;?#36893;去亲人的生命在这一天被看到,被关注,被祭典。


      这样的仪式对活着的人有很重要的意义,它不仅代表对逝去亲人的追思与怀念,也促使我们对自己的内心世界进行梳理与整?#31232;?/span>


      因为我们终其一生想知道的,无非这三个问题:


      我是谁?

      我来?#38405;?#37324;?

      我将去往?#26410;Γ?/span>


      解决了这些问题,我们才能活得明明白?#31069;?#25165;能活得有确定感。


      爱与恨,悲与喜,生与死,看上去是矛盾的,?#20174;?#26159;一体的。就像一?#38431;脖?#30340;正反面,无所谓好坏,都是真实的存在。


      我们接纳这一切,也接纳了我们自己。


      从而完成与自己、与万事万物的和解。


      我的咨询感悟:无论掌握多少咨询技术与手段,都抵不上咨询师丰富的人生阅历、不断完善整合的自我及一颗真?#29616;?#20154;的心来得有效。咨询师能走多远,来访者就可以走多远。


      作者?#21644;?#29626;,北京资深心理师(从业十年),曾当过公务员、杂志副总编辑,发表作品百万字,曾获北京市好新闻一等?#20445;?#20986;版人物传记《路在脚下延伸》,曾任天津电视台《我是当事人?#38450;改考?#23486;专家。公众号?#21644;?#29626;心理空间(ID:gh_7d0e1df00f0f)

      责任编辑:Spencer Kennjane


      原作者名: 王玺

      转载来源: 王玺心理空间(ID:gh_7d0e1df00f0f)

      转载原标题: 生命的轮回中,我们终将与一切和解

      授权说明: 口头授权转载

      0

      回复

      作者头像

      科普

      TA在等你的回复~

      (不超过200字)

      提交回复
      向下加载更多

      私信

      科普一条私信

      取消

      问题反馈

      秒速赛车是哪里开的

      <div id="t5dsi"></div>

          <em id="t5dsi"><ol id="t5dsi"></ol></em> <div id="t5dsi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t5dsi"><tr id="t5dsi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<progress id="t5dsi"><tr id="t5dsi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<dl id="t5dsi"></dl><em id="t5dsi"><ol id="t5dsi"></ol></em><em id="t5dsi"></em>

          <div id="t5dsi"></div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t5dsi"><ol id="t5dsi"></ol></em> <div id="t5dsi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t5dsi"><tr id="t5dsi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t5dsi"><tr id="t5dsi"></tr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dl id="t5dsi"></dl><em id="t5dsi"><ol id="t5dsi"></ol></em><em id="t5dsi"></em>